新冠隔离12日

发热 居住的小区在3月18日就开始封闭,在新冠确诊之前,已经经历了十次左右核酸检测。对于如何感染上新冠病毒这件事,如今只能猜测核酸检测时密集接触,或是快递包裹上带有病毒。 酒店 我是4月3日晚上10点多被拉去酒店隔离的,在酒店6天没见到防疫人员,只有一个酒店工作人员在微信上负责对接。酒店只有4层、5层,我是在4层和女朋友一起隔离。 虽然没有明确的后续流程告知,但是酒店里,条件还是比较好的,至少能保证一家人或者单人一间隔离,大家也都比较谨慎,在我们几个自发的志愿者提醒下,基本没有出门走动的,饭的话是由安保大白送到楼上,再由我们几个志愿者分发到房间门口。志愿者里有位大叔非常热心,向酒店申请了喷壶、消毒药片,在酒店4层,算上我总共有4人做志愿者,两人负责做走廊消杀,两人负责发放餐食、物资。在每次活动前,我们都互相先把身上喷一下消毒水,戴好医用手套。个人觉得,在酒店里,应该不少人都已经转阴了。 关于消毒药片有个小悲剧,我们在把消毒药片发到房门口后,在群里发文字跟大家说,这个是放到马桶水箱里面的。但可能又是因为消毒药片和一小袋中药是一起发放的,有位阿姨不识字,误服了消毒药片,在10点多赶紧拨打了120送去急救。内心当时非常难受,觉得愧疚万分。后续在群里发的各种消息,改成了语音发一遍,文字再发一遍的形式。 酒店的几天里,很多人也都询问何时做核酸,但是也没有得到答复。到了9号下午,在我们几个志愿者清运完各个房间的垃圾之后(进入酒店第二天发放的黄袋子,要一段时间,才会统一清运一次)。回到房间后,我看到酒店工作人员在群里发了一个名单,通知转运第一批人,让大家收拾好,但是没有通知去哪里。 到了晚上,又通知先不转运,第二天再转运。然后我就先去睡了,到了10号凌晨2点,被外面一阵敲打声吵醒,也不知道是什么声音,看了一下手机,才发现,10点的时候,酒店工作人员又通知说,大家快做好准备,要出发了,同时发了一个第二批转运的名单。在凌晨2点我醒了的时候,才发现,第二批名单已经先行转运走了(也就是说,第二批名单上的人,被临时通知没几个小时,在不知道目的地的情况下,就出发了)。 没在这两批名单的人就很紧张,觉得在酒店隔离可能已经转阴,害怕去了方舱再次被传染,有人提议一起去12345登记投诉。后续他们就在酒店做抗原、核酸检测了,虽然到了方舱的第二天看到这个消息,也有不满,但发现后面新进入酒店的感染者多是老人、儿童,心里还是比较支持的了。 作为第一批名单的人,最终接到的消息是等待大巴把第二批名单的人送到后,会回来再接。此时我们只能盼着,方舱医院不要太混乱,至少大家在酒店的隔离都是小心谨慎。 方舱 应该是3点左右吧,开始通知第一批名单的人下楼,到了车上,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所有人才到齐(一些人跟我一样,早早睡下了,没看到消息)。 快到五点,终于到了方舱医院,在一位早到的病患指导下,去空病房抱了被子回到床位,就躺下尝试休息了。在四人一间的活动板房里,听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熬到了6点多,天亮了。 早饭的混乱打破了我的幻想,大白把之前馊了的盒饭,误当作早饭发放,随后运来的早饭,大白往那边一放,一群人发生了哄抢。再加上大家不戴口罩的聚集洗漱,让我都觉得在酒店时的小心翼翼是种“荒唐”。 经过早餐的混乱,再次形成了靠病患自己组织成的志愿者分发餐食的秩序。 虽然看着“今日闵行”公众号写着“物资保障良好”,但是我在方舱的几天里,在我后面来的一批病患,一直没拿到过洗漱用品,再加上前三天的高温天气,感觉他们真的难过。还有就是总共1500人左右的方舱,只有三台净水器能够打热水,每次接热水都是排长龙。(PS:我在隔离前,所幸是收拾了一堆东西去的,包括电热水壶)。 前三天,每天1人只有1瓶矿泉水。这三天里,志愿者们多次找大白反馈物资问题,可得到的答复总是已向上面反馈,可天知道,这上面到底是谁。在第三天下午,我在教室避暑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跑过一群人,一阵喧闹,过了一会儿出去看,发现是最初牵头的志愿者,实在是无法忍耐,和大白们起了冲突,到了大门口,打开大门,跑到了门外,大白尝试关门,我们把他拉了进来,让大门开着。现在想来,也实在惊险,如果只是他个人被关在门外,怕是要被扣上一个破坏防疫的罪名了。 在两辆警车依次来到之后,又来了一辆满载身着防护服的特警的车辆。这里不细说了,只说最后结论,依然没有一个方舱医院的负责人露面,只有一名警官负责协调,反馈了三天无法解决的喝水问题,最终方案是当天下午会再送来一批矿泉水,烧水壶会之后解决,并且除三餐外,会增加水果酸奶。 和我想的不同,本以为这样方舱医院步入正常运营的正轨,但是在大白咨询了上级领导矿泉水发放方式后,让大家自己去拿,随后又一波哄抢发生了。后来改为排队领取,再次群体密集聚集。 抗议的第二天(入院的第四天)早上的核酸检测,大白们依然无组织,直接通知全员做核酸,先需要排队找核酸贴纸,再是排队去做检测,真的是失望……明明可以按照之前的形式,分病区做检测,但就是没有人愿意把事情做好,就变成了“有决定权的人不做事(或者说也根本不在乎效率、科学与防疫),做事的人没有决定权(同时也没有主观能动性)”。 入院的第五天,实在看不下去依旧混乱,我提前去护士站找护士要来了我所在病区的核酸检测贴纸和试管(护士站其实也按病区已经提前分好了贴纸,但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天会无序排队),发到了每个房间,让大家等会儿人少一些,再去排队。 再次混乱无序的排队领取出院小结,虽然明明出院小结是按照病区、床号顺序已经打印好,只要按照病区来叫,会很快的分发完毕,但发放形式依然是通知大家出来排队领取……这个时候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然后也不意外,出院登车也是依旧混乱,一边在排队领出院小结,另一边在等待排队登车。虽然出院前大家都已经扫码登记了出院目的地,但依然不采用提前按目的地(镇或街道)分批排队登车的形式。最后各辆大巴上,平均目的地要跑5、6个镇。所有人都很累,病患、大白、司机、镇上分流点等待的工作人员……但所有人却都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这种方式。 深夜,大巴车继续在空荡的街道上缓缓前行…… 感谢 感谢酒店里名为“莫言”的工作人员,尽可能地帮助协调各种问题! 感谢各位病患志愿者,大家都在尝试,让这个世界尽量少一些糟糕! 感谢各位医护人员,各位大白,虽然我对你们的工作模式多有不满,可前三天里最高31度的高温下,防护服下的你们也的确辛苦! 再补几张照片 ⬆️ 方舱隔离的午餐 ⬆️ 方舱厕所 ⬆️ 在1500人左右的方舱里,厕所环境迅速恶化,几个志愿者讨论后把厕所分区,自己清理了厕所里堆积在角落的厕纸。虽然已经告知大家可以把厕纸直接冲走,但大家的习惯可能一时难改……又或者说,这件事由工作人员广播告知,更有信服力。 ⬆️ 方舱里爬行的虫子 ⬆️ 淋浴隔间,但境遇同厕所,环境很快恶化,照明也在几天后损坏 ⬆️ 一场大雨后的入院登记处 哦,对了还有,方舱里也是没有药的,只有入院时发放的两盒连花清瘟颗粒,我因为没什么症状,也就没有吃。倒是看到两次,有人去找护士索要治疗腹泻的药,护士跟他说让他如果拉肚子,就不要再继续吃连花清瘟了。

April 16, 2022 · Zi WANG

再见 2021

距离2021结束还有2个多小时,此刻的我已经昏昏沉沉,眼皮耷拉。 或许是只有近期才会记忆深刻,或许是上半年确实没什么值得记忆,只有最近几个月的事还留在脑海中。 十月份,去长沙玩耍了一趟 虽然2021里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述说的故事,但心态还是有所成长,尤其是在和亲密的人产生争执独处的日子里。或许是开心的日子,就迷迷糊糊一不留神,就从指尖溜走;又或许是那些快乐也只是庸人的傻乐。但总之,2021让我真正再次审视自己是发生在最后的两个月里。 以下是12月月初写下的文字: 2021年,最后30天,即将跟25岁告别,还是挺恍惚的,一个数字就这样到了自己的眼前。 前段时间看的一期圆桌派,窦文涛讲到,重大的心态改变或者说人生转变,都是发生在旅途中,或者是突然出现的意外后。大意是说,只有当自己独处之时,才会真正地思考自己。 那最近这段日子,或许就属于我的这个阶段吧。 历史上自己想做过的事情很多,而真正做成的事情寥寥无几,仿佛生命无限长,总是能有那么一个未来,成为自己想象中的自己。以上这种想法也并不是第一次才想到,之前每次的结论都是相似,在“要从现在开始珍惜每一天,认真做事,过好每一天”这样的话语下,继续在一天天的生活和无痕的时光里,沉湎。 而这次,感觉似乎有那么一些不一样。此刻的我,开始觉得,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值得纪念的日子总是少数。之前总是崇尚于宏大话题,忘记了宏大是由一点点小事构成的,反复提及宏大,或许只是因为从未迈开过第三步,第一步壮志凌云,第二步咬牙切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何苦迷恋于自己心中的完美呢。60分OK,80分很棒,总会有日子,成为值得纪念的某天。 不过,切实可行的目标,还是要有的,希望在这2021年的尾巴里,做成以下几件事: 再减重5KG Target: 82KG 读完《Java编程的逻辑》 学完《赖世雄音标》 读完《Animal Farm》 谨此。以上。 那现在,要对自己做一个汇报。 在汇报开始之前,要纠正上文中的一个高预期错误,希望做成的第一件事中的82KG就是加倍之后的要求,11月30日的体重是89KG,所以实际目标应该为84KG。对于目标,总是盲目乐观,是自己的一个问题,希望在2022年,能慢慢调整这一点。至少,目标估计得要准确一些。 对了,还有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不喜欢打游戏」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因为自己总想成为一个天赋者,总希望自己能被大家道出 wow。然而现实是,我在知道自己是不是所谓天赋者的反面之前,就因为不能实现这个高高的目标,在笨拙之中离开,似乎使自己保留了一种体面。然而现在意识到之后,很想对当时的自己说,「大可不必,没有那么多聚光灯投射在身上,做自己就好了。而且终有一天,你会说出『I don’t give a shit』」。 2021年12月31日 体重 86.5 KG 虽然目标1没有达成,但11月开始的努力还是力挽狂澜,控制住了发福K线图😂 目标2《Java编程的逻辑》这本书也没读完,在阅读过程之中,发现还是需要再复习一下数据结构与算法,就开始看《数据结构与算法图解》了。 目标3可以说初步完成,但是后半部分的辅音,尤其是这 [ʒ] [n] [ŋ] [l] 四个,对我来说很难,还是需要再多多练习。 目标4在12月14日时,决定放到元旦之后进行。 总结一下,40%的完成率是有的,对于自己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虽然过程不总是如意,但有计划指导,还是好过前半年的得过且过。 11月后开始记录的观影记录 2021年的读书记录 2021年的跑步记录 对于2022年,我的愿望/目标:...

December 31, 2021 · Zi WANG

截图 | 识别二维码

macOS中截图后识别二维码

May 21, 2020 · Zi WANG

Hugo Now

从 Hexo 切换到 Hugo!

April 17, 2019 · Zi WANG

如此

抑制偏见,拥抱世界。 — Zi WANG (@hiwangzi) October 29, 2017 有了记录之后,仍然会觉得,时间眨眼飞逝。 去年的今天,写下了 我的十月 这篇博文,再读来,真的觉得当时的自己的生活还算称得上有趣啦。也许就如花花所说,我一直在粉饰自己过去的时光,所以才总是会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大不如从前。 人虽然总是在变化,可变化有时却没那么快。或许未来的自己会觉得今天的我也并非充足的努力,可此刻的我还是愿意鼓励自我的现状。或许没有去年的十月那么多值得记录的事情,但我知道,自己在踏实的前进。 没有什么更多的事说了,如此…

October 31, 2017 · Zi WANG

我的十月

10月是个忙碌的月份,总感觉每天都是匆匆忙忙,人生何其短……

October 31, 2016 · Zi WANG

关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2016年9月30日,网信办正式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最早看到这条信息是在知乎( 网瘾即将合法化,绿坝将强奸全部智能设备 )。因为对其中的某些条例存在意见,故写了电邮反馈。 同时希望大家也可以将自己的意见通过电邮的形式表达,条例内容及反馈方式在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 截止日期是2016年10月31日。 我的邮件内容如下: 您好, 关于这份草案,作为一名已经上网近10年的网民,我有如下意见: 网瘾并不是疾病,不需要治疗。草案中第二十条如此表述: 第二十条 教育、卫生计生等部门依据各自职责,组织开展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教育,对未成年人网络成瘾实施干预和矫治。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为中小学校配备专门教师或提高教师专业水平,增强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早期识别和干预能力,并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提供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教育或服务。 国务院卫生计生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出台网络成瘾的本土化预测和诊断测评系统,制定诊断、治疗规范。 可是截至目前为止,国际社会上并无任何临床标准证明网瘾属于疾病。难道只有我国的青少年独有此病?所以治疗矫正,自然无稽之谈。此种举动,将会使社会上出现越来越多的杨永信之流,带给青少年的反而是更多的伤害。 我认为对于智能终端设备,不应当强制要求出厂时、销售前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草案中第十二条表述如下: 第十二条 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在产品出厂时、智能终端产品进口商在产品销售前应当在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或者为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提供便利并采用显著方式告知用户安装渠道和方法。 我认为仅保留最后一句表述即可,即 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应当为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提供便利并采用显著方式告知用户安装渠道和方法。 因为使用智能终端的用户群体中,不止未成年人,还有成年人。对于成年人而言,是拥有能力辨别有害信息的,不需要国家统一划定范围。 我认为保护青少年不受到网络伤害、不沉迷网络的最重要解决途径应当是为青少年增加更多的公益场所、公益娱乐项目。 现在青少年更多地喜欢上网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网络世界很精彩,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也是他们闲暇时要么无处可去,要么就要花费大量金钱才可以参加绘画、音乐等娱乐活动。 相较于发达国家,我们国家城市中公益性质的活动场所太少。例如,国外的青少年暑假可以在公共游泳馆愉快玩耍,而我们的青少年却要花费百元乃至千元才可以得到同样的娱乐机会。 自然,免费或说低成本的互联网更吸引青少年的注意力。同时,这也是寒门子弟得到知识、提升综合素质成本最低的方式。如果政府再进一步限制青少年上网,那么我国的阶层固化将进一步严重。 以上是我的一点看法,感谢您的阅读,同时希望您能认真考虑一下以上三点意见。 谢谢! 2016年10月4日

October 4, 2016 · Zi WANG